下跪抗议,让狗吃素,汉密尔顿拿到第100冠了,然而骂他的人也越来越多

俄罗斯索契的一场“及时雨”里,36岁的汉密尔顿第100次高高举起分站赛冠军奖杯。但一如他在排位赛两次失误后受到的冷嘲热讽,已经在F1荣誉榜上大包大揽的他,至今没有受到与之相匹配的尊敬,与“车王”舒马赫、“车神”塞纳相比,汉密尔顿甚至没有收获一个像样的绰号。

下跪抗议让狗吃素汉密尔顿拿到第100冠了然而骂他的人也越来越多

当然,关于汉密尔顿的历史地位的争论,已是老生常谈。如今,手握百冠的三旬老汉已经在分站冠军、颁奖台、生涯积分、杆位等数据上已经形成对舒马赫的全线压制,在世界冠军这一“硬货”荣誉上也追平了舒马赫,但仍有无数老车迷们对屡破纪录的汉密尔顿视若无睹,并习惯性补充一句“舒马赫才是我心目中的历史最佳”。

100个分站冠军厉害吗?答案显然是肯定的。

纵观F1七十几年的历史,能突破50冠的,只有寥寥4人。阿兰-普罗斯特的51冠,曾占据F1分站冠军榜的次席多年,塞巴斯蒂安-维特尔的53冠,同样是近十年F1的中坚力量。再往上数,历经近40个冠军数字的断代,90冠向上,只有迈克尔-舒马赫以及汉密尔顿两尊大神。要知道,十年前,舒马赫的91冠还曾被视作是一项后无来者的成就。


在衡量汉密尔顿的百冠成绩时,我们不得不再次搬出舒马赫当参照物,就一些可量化的数据进行一番对比分析。

不得不说,汉密尔顿是幸运的,他在职业生涯的起步阶段,就得以在迈凯伦车队拥有了一台颇具竞争力的赛车,至今胜率达到近36%。而相比之下,乔丹车队起步的舒马赫要稍微逊色一些。当然,舒马赫在2010年-2012年再次复出的三年颗粒无收,也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车王的胜率(29.5%),如果不计算在梅赛德斯三年的58场数据,舒马赫的胜率将达到43.1%。

在登上领奖台的次数上,汉密尔顿以176-155领先舒马赫,进一步说明其职业生涯的稳定性,出色的赛车让他自始至终能够处于分站冠军、领奖台的有力争夺者的位置,而舒马赫生涯三年梅奔生涯58场仅获一次领奖台,显然是英雄迟暮的无奈。

杆位数上,汉密尔顿以101-68遥遥领先,英国人是一位更好的杆位争夺者,职业生涯杆位、分站冠军双双破百,这一数据无愧历史最佳。相比之下,舒马赫68杆的成绩要逊色得多,但68杆拿下91冠的成绩,侧面也说明了舒马赫在正赛时的韧劲十足,能更多的在非杆位发车时将冠军带回。

不过在单赛季冠军、连胜场次上,舒马赫则是独孤求败。在谈到“巅峰统治力”这个词时,2004年的法拉利不遑多让,法拉利在赛季18场分站冠军中横扫16冠,舒马赫一个人就拿下13冠,其中还包括一轮七连冠,这一成绩至今无人能破。在分站赛事已经突破20站的近几年,汉密尔顿曾在2014、2019和2020年三次拿下赛季11冠,并在2014和2020年两次拿下分站五连冠。


而在同一赛道杆位、冠军数的对比中,两人则是平分秋色。两位七冠王都拥有属于自己的“福地”,舒马赫曾8次在日本站摘得杆位,8次在法国站夺冠,与之对应,汉密尔顿8次在澳大利亚夺杆,8次在匈牙利摘得分站冠军。在这个数据上,二位车王目前平分秋色。当然,属于汉密尔顿的时代尚未画上休止,他依然有足够的时间去继续刷新这一成绩。

综合这些数据,除了单赛季统治力距离舒马赫在2004年的成绩尚有差距外,汉密尔顿已经在多项荣誉上实现了对舒马赫的“碾压”。生涯百冠的汉密尔顿,尽管依旧有许多人不愿承认,已经是F1领域当之无愧的第一人。


去年伦敦《金融城早报》就曾撰文表示:“尽管汉密尔顿的荣誉在目前足以达到历史第二位,但在一些观察家看来,塞纳、吉姆-克拉克、斯图尔特、方吉奥的排名要明显更高。即使汉密尔顿打破了舒马赫的纪录,但在某些人看来,他依旧不是F1这项运动中最伟大的运动员。”

2015年,F1大奖赛车手委员会在194个国家超过215000的车迷做的一项权威调查显示,莱科宁是最受欢迎的车手,之后是阿隆索和巴顿,汉密尔顿无缘前三。


汉密尔顿也许会感到纳闷:我已经拿了七个世界冠军,拿下100场分站冠军,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在指指点点,你们到底要我怎样?

至于其中反对的声音,其中一点就是:汉密尔顿的100冠是吃到了赛季延长的红利。

从某种程度来说,这种说法并非没有道理,在舒马赫刚刚步入F1的1991年,单赛季的分站比赛数量只有16站。步入21世纪,2001年分站比赛数量是17站,只比10年前增加1站。到了2011年,分站比赛数量来到19站。到了2016年,分站数量正式达到20站,但在短短几年内,F1官方加速了分站赛的设置,2021赛季,F1官方计划设置的分站赛达到23场之多,比1991年前单赛季多出7场(当然,受疫情影响,最终全部赛历能否成行尚不可知)。

F1官方对分站赛的设置向来持有谨慎的态度,近30年的分站赛也仅仅是在最近5年才出现加速增长,但每年多出来的几站比赛,的确让当代的车手们能够积累更多的成绩,就拿汉密尔顿的职业生涯来说,16个赛季的F1生涯的参赛场次就已经比前辈舒马赫19个赛季的参赛场次要多,汉密尔顿有更多的机会,去刷新前辈们在F1荣誉殿堂里创造的数字。

另一种声音则认为,汉密尔顿之所以不受欢迎的一大原因,在于F1运动缺乏悬念,不断流失的观众,让F1成为普通大众接触不到的一项运动。

英国著名媒体《镜报》曾撰文指出,“近10年的F1运动,车迷们一眼就可以认出赢家是谁,这样缺少了兴奋性。”正如该媒体所言,整个2010年代,红牛和梅赛德斯统治了这项运动,比赛在失去悬念的同时,世界冠军的含金量在下降,胜利更容易被视作理所应当的事。

《镜报》在文章中举了英国跳水名将汤姆-戴利的例子,“戴利为赢得2012年伦敦奥运会铜牌而欣喜若狂,但中国选手却会为获得银牌而心灰意冷。”英国的民众,已经彻底被汉密尔顿年年夺冠的表现“惯坏了”。

不仅是汉密尔顿,就连在2010-2013年驾驶红牛赛车实现“四连冠”的塞巴斯蒂安-维特尔,同样成为了这种观点下的“牺牲品”,手握4个世界冠军、53场分站冠军的德国人,也只是被网友们称作为一位开着“火星车”的“冠军刷子”。


而到了混动时代,梅赛德斯赛车的优势变得空前强大,梅赛德斯包揽了2014年起的全部7个世界冠军,更是史无前例的实现了车队总冠军“七连冠”,让车迷们彻底出现了审美疲劳。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,2021年维斯塔潘的支持者中,有相当一部分并非荷兰人的拥趸,只是想看到冠军赛车“换个颜色”罢了。

步入F1围场至今,汉密尔顿从来就不是一位存在感低的人,赛道之外的他,也一直与F1的主流文化格格不入。

一直以来,F1都被视作是一项高端、奢华、绅士的运动,而汉密尔顿却走的是实打实的“草根”路线,与那些豪门出身的欧派F1车手相比,汉密尔顿在场外的衣着品味,一直是媒体们诟病的焦点。


汉密尔顿热衷于穿着颜色鲜艳、外观设计独特的昂贵服装,无论下雨还是天黑,都喜欢戴着一副太阳眼镜,他还曾穿着一条三文鱼色的“骚粉”裤子,配上蓝白红三色衬衫去出席伦敦时装周,饱受时装杂志的诟病。


不仅如此,他还曾在摩纳哥的豪华游艇上大开比基尼派对,超模贝拉·哈迪德、芭芭拉·帕尔文,温妮·哈洛均陪同嗨玩,俨然一副花花公子的派头。显然,这种美式的生活方式,是不受英国乃至欧洲观众的待见的。


就这样,汉密尔顿的“黑历史”被源源不断地爆出,民众们对他2008年在法国高速公路上超速行驶而被吊销驾照一个月、在新西兰开车时用手机自拍被警察调查而耿耿于怀。汉密尔顿还曾因为倡导低碳生活,又乘坐私人飞机度假而受到媒体的质疑,也曾因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几张与老虎和美洲虎的合照,而遭到善待动物组织的猛烈抨击。


2020年,汉密尔顿带头为反种族歧视运动发声,他成立了一个名为“汉密尔顿委员会”的组织,旨在提高黑人在赛车运动中的代表性,将梅赛德斯赛车的涂色改成黑色,还号召所有车手们与自己一起,在赛前下跪抗议,一度引发广泛的争议。

国际汽联主席让-托德表示,车手下跪必须自愿,没有资格硬性要求。而在比赛开始前,也总有数位车手选择不下跪。莱科宁就表示,“我们有权利不屈膝或者做任何事情,我们个人有这个自由。”

F1前总裁、89岁的伯尼也公开发声怒怼:“汉密尔顿,不要总纠结你的肤色是什么,想想你的思想是什么颜色。”


面对接二连三的非议,汉密尔顿无奈表示,“除了F1,其他比赛抗议都不是问题。”近年来,汉密尔顿还不止一次在社交平台发声,向自己的2180万名粉丝呼吁,希望大家一同保护动物,不要再吃肉了,像自己一样成为素食主义者。而他的宠物狗Roscoe也在去年开始全素的饮食。这一举动,又让他陷入到舆论的漩涡中。

汉密尔顿的老对手、两届世界冠军阿隆索就表示,“我有自己的饮食习惯和想法,但我没有必要说出来。我们都清楚汉密尔顿的生活方式,你身为F1车手每年差不多有200天都在飞机上,你有什么资格对别人说,你不能吃肉。”并表示汉密尔顿是个十足的“伪君子”。

网友们也毫不吝惜对汉密尔顿的抨击和嘲讽,“把你的F1赛车发动机、油箱都拆了,装个脚踏板比赛,这样更保护环境。”,“开豪车住豪宅坐私人飞机玩私人游艇的人,说人家吃肉不环保。”,“要知道,植物的命也是命啊。”


面对这些无休止的非议,汉密尔顿也倍感无奈,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我总是会受到负面的关注。”

无疑,汉密尔顿过多地就社会议题发声,并将相关话题带入F1,让他越来越频繁地成为众矢之的,在外界看来,在F1这项对身体消耗十分巨大的赛事中盲目倡导素食,其科学性也有待商榷。

当然,这些场外的非议无碍汉密尔顿的伟大,有多少人爱你,就有多少人恨你,诸如马拉多纳、迈克·泰森、迈克尔·乔丹这些在体育领域的佼佼者,当年也都曾是媒体、球迷们抨击的对象,就连舒马赫,也曾在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内,被西方媒体冠以骗子、小人等标签,体育界的传奇人物往往都是爱恨交织的矛盾结合体。

今天正饱受非议的汉密尔顿,或许也正经历着那些体育界前辈们曾走过的路,荣誉榜上那些沉甸甸的成绩却是这些非议所无法抹杀的,作为F1领域首位黑人车手的他,在这片围场中所创造的励志故事,却是具有传奇性的,在F1运动愈发烧钱和商业化的今天,汉密尔顿或许将会是F1最后一位纯草根出身的车手。


生涯第100冠,当然不会是汉密尔顿的终点,职业生涯第八座世界冠军奖杯,是他追寻的下一个里程碑,对于已经跟梅赛德斯续签两年合约的英国人而言,相信这一成就到来将会是时间问题,属于汉密尔顿的伟大时代,远未到落幕之时。

皇冠比分 五星体育 NBA直播 CCTV5在线直播 NBA直播 体育赛事直播 麦迪视频 比分直播 CBA 法甲直播